郑州工业设计_郑州产品设计_郑州手板模型加工_郑州模具结构设计    
 
 
清新动态
行业动态
设计赏析
设计视角
感悟设计
媒体报道
产品策略
新闻中心
日经:用户界面??经验催生新思路
发表时间: 2011-10-07     发布者:清新设计

 

“容易掌握、难以忘记的就是优秀用户界面” “难以忘记”换句话说就是“容易回想起来”。曾经使用过的操作方法如果能够当场回想起来,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易于使用与这些记忆、理解、判断等人类的能力有着密切关系。

当首次面对一件新产品时,你会怎么办呢?恐怕大多数人都会首先尝试一下觉得最可行的操作方式。如果进展顺利的话,就会将这种操作方式作为该产品的使用方法记忆下来。如果进展得不顺利,就会进行各种尝试,在经历多次失败后最终还是掌握了正确操作方法。最不幸的一种后果是,无论怎样都无法操作,好不容易买来的东西要么退货、要么丢放到角落里任其蒙上厚厚的灰尘。

由经验想出操作方法

我们再仔细分析一下这个过程。首先以看到产品作为出发点(图1)。面对可能与操作有关的按钮或控制杆等开关,在获取相应信息后,与此前积累的知识和经验等记忆中的东西接合起来,思考如何进行操作。首先尝试的是觉得最正确的方法。在进行初次尝试时,应当是无意识的“思维”行为。自然而然地操作大概就是对这种行为最准确的表述。

image
图1:掌握新设备操作的过程

进行操作尝试后,产品马上就会产生反应。如果操作正确的话,大概就会按照预想运行下去。如果操作不正确的话,要么发出错误信号,要么运行结果出乎意料,或者没有丝毫反应,总之会得到一种结果。经过多次尝试仍不能顺利运行的话,就会产生“为什么不行呢”这样的疑问,开始琢磨怎么办才好。

如果一个人怎么琢磨也不能继续操作下去的话,就会借助产品手册或用户说明,以及熟悉这类产品的朋友等各方力量。通过这一途径掌握的操作方法,就会作为用户的经验与知识记忆到大脑里。

在思考操作方法的过程中,产品实际提供的功能与性能、获得的成果等在进行体验的同时也保留到记忆里。针对这一产品的所有记忆被为“思维模型”。用户根据自己的思维模型对产品进行操作。如果用户能在早期阶段构筑起思维模型的话,不用费很大力气就可以使用这种产品了。

现有思维模型在与新型产品首次接触时,也就是说在形成新的思维模型时仍会被利用。初次接触的产品能提供什么样的功能与性能、如何使用、新产品能给自己带来什么等等,在思考这些问题时都要参照现有思维模型。

反过来讲,如果将用户已经拥有的思维模型充分融入到产品的设计中去,就可以设计出能够快速产生思维模型的产品来。

通过设备来传达操作方法

用户在头脑中形成思维模型未必就完全按照开发者预想的那样。如果单纯从思维模型中将操作方法剥离出来的话,实际上还会有更简单、更快捷的方法。也许还能想出开发者预想不到的操作方法。

思维模型是在看到产品后开始形成的。产品的实用性取决于产品开发者的意图能在多大程度上以思维模型的方式准确地传达下去(图2)。认知心理学家唐纳德.A.诺曼(Donald A. Norman)对这一现象的表述是:所谓使用方便的设计,就是与用户即将产生的思维模型相吻合的设计。设计师、设计人员、技术人员掌握着引导产品使用方法的“设计模型”。将设计模型具体化的是产品的“系统印象”。用户根据系统印象产生“思维模型”。思维模型与设计模型越接近,产品就越容易使用。但如果系统印象不能影响用户的话这一点就不会成立

image
图2:思维模型是通过产品产生的

制作者总是想“如果这样设计的话,产品肯定会非常优秀”。这就是所谓的设计模型。产品要根据设计模型来进行生产。作为设计模型的具体化体现,产品还会让用户形成印象,这就是所谓的“系统印象”。系统印象不仅仅是看一眼的效果,还包括对用户操作产生的反应等。

用户将系统印象作为信息来认识,形成思维模型。最理想的结果就是开发者的设计模型与用户的思维模型完全一致。但开发者的设计模型无法直接传达给用户。“人们要通过用户界面来认识功能”,也就是说,只有系统印象才会对用户产生影响。这种现象还不仅仅局限于个人电脑、信息设备、家电产品。对于日常使用的各种用品,在讨论怎样设计才能使用方便时都要利用这一理论。诺曼以门和水龙头的开关、电话机、煤气灶为例,对好的设计(系统印象)和坏的设计(系统印象)做了分析。

通过启示来辅助学习

由设备来影响用户,负责将系统印象传达给用户的就是“启示”(Affordance)。启示是认知心理学家詹姆斯 J.吉伯逊(James J. Gibson)在上个世纪60年代后半期提出的理论。吉伯逊在启示理论中指出:“人类之所以采取某种行动,是因为环境中存在让他如此行动的信息。”

将产品与用户替换进去,可以将环境看作是产品本身。根据启示理论,用户之所以会出现错误的操作,要么是实在找不出正确的操作方法,要么是无法进行正确操作,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就是产品所包含的信息。

诺曼认为这同样也适用于设计。例如门的把手,是作为球形把手来拧的呢?还是需要往下扳的呢?对于门的打开方式,是往里面推的呢?还是往外拉的呢?如果不能通过门把手的形状显示出来的话,就会有人站在门前手足无措。此时如果把手的设计能提供适当启示的话,无论谁只要看上一眼,马上就会明白该如何进行操作。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不会再想自己的操作是否正确这样的问题了。

这种启示在个人电脑及外设中也同样能看到,如软盘驱动器(照片1)。第一次见到软盘弹出按钮的人肯定会思考应当怎样操作、操作后会出现什么结果。但也不排除会有人考虑到其他方面。但只要看到一插入软盘按钮就弹起来,自然就会联想到取出软盘时是不是按一下这个按钮就行了呢。

image
照片1:“启示”(Affordance)实例

对用户来说,在接触还不知道如何操作的设备时,也就是说需要形成一个新的思维模型时,应当进行一定的学习。但如何将启示融入到设计中去、将学习内容控制在多大范围内,这就有很大不同。

我们看一下在去年亮相的新型旋转开启式手机吧(图3)目前使用的手机几乎全都是折叠式的。旋转式手机只有极少几种。用户也许对打开方式已经有一定的了解,但在首次使用时未必就能想得到。那么,怎样对打开方式进行启示好呢。

image
图3:旋转打开式手机的设计方案(索尼、京瓷于去年推出的旋转打开式手机。分析一下这种型号的设计方案。大多数用户还很难说已经习惯。究竟哪种设计方案能引导用户进行正确操作呢?我认为能给人旋转轴印象的方案1能够引导大多数用户进行正确操作.)

假如采用没有任何特点、采用最普通的设计(图3的设计方案2)。用户大概会想不就是折叠式吗,随手就去掀盖儿。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不妨在旋转轴的位置加些东西,让人产生旋转轴的联想(图3的设计方案1)。它不仅是一个显示符号,最好还要让它具备某种功能。这样一来肯定要添加一点儿东西。但作为设计方案却是非常可行的。与丝毫体现不出来轴的感觉的设计方案相比,这种手机更容易表达其打开方式。启示在用户形成正确思维模型时起到了引导的作用。

无论是用户形成新的思维模型,还是利用已经存在的思维模型,都是以启示作为出发点的。最理想的就是思维模型与设计模型完全一致。在系统印象中加入合适的启示会有助于这一目标的实现。

将现实生活搬到画面上

我们再将目光转到现实生活中来。要想按理想模式开发出让设计模型与思维模型完全保持一致的产品是非常困难的。因此,一定的学习是必要的。但虽说如此,“不学习就无法使用”的产品基本上是卖不出去的。要解决这一问题有三个途径:(1)尽量减少学习内容;(2)尽管学习是必要的,但应用起来要简单;(3)不仅是用户,系统同样也要学习。

对于第(1)项,为减少学习内容,要在设计中纳入现实世界中已经存在的东西,将不同设备间的用户界面统一起来,通过这些方式来促进思维模型的形成。第(2)项是让应用简单化,是指设备与软件的用法要保持一致,形成思维模型后易于相互借用。对于第(3)项,为了让系统进行学习,应当考虑将用户活动和操作记录有效地利用起来。

松下电器产业的液晶电视和等离子显示器“VIERA”系列已经在现实社会中得到广泛应用,许多人对它已经习惯,也就是说,其用户界面通过模仿现有的思维模型,从而达到了增强产品实用性的目的。

电视机与录像机通过数字化设计,也可以配备EPG(电子节目表)等新功能了。由于EPG的存在,“电视机与录像机展示给用户的信息量激增”(松下电器产业 PANASONIC设计公司 PANASONIC设计部门开发推进小组 主任创意技师中村雅一)。因此,在设计最为复杂化的EPG用户界面时,“作为用户已经熟悉的东西,尽量与报刊电视节目表保持一致。”

在EPG画面上,横轴显示频道的部分、纵轴显示时间的部分(画面1)。显示频道的地方设计成代表频道编号的数字,显示时间的部分采用2位数字的细长格式。在多数情况下,是很难从EPG画面联想到电视节目表的。针对这一点,VIERA向那些已经开始放弃EPG画面的用户展示了一种久违的电视节目表。并因此减少了用户对EPG的反感。让人联想到电视节目表的频道标志,可以说正是这种启发更容易让人联想到报纸电视节目表的思维模型。

image
画面1:松下电器产业的“VIERA”电子节目表(在设计中尽量贴近已经为多数人所习惯的报刊电视节目表。频道名与节目时间的位置都与报纸一样。另外,画面上显示的是5个频道(左)一屏,为了最大限度地贴近报纸,还在节目一览中预备了7频道或9频道(右)的显示模式。)

由于EPG无论如何在浏览性方面都不理想,因此将原来产品中只能显示3个频道的画面,现在扩展到显示5个频道。同时还通过缩小文字大小来换取文字量,准备了可显示7个频道、9个频道的模式。这样至少从整体感觉上已经接近了能并排显示许多频道节目信息的电视节目表。

可运用操作记忆的UI

让不同产品的用户界面具有统一性,用户就不必进行学习了,这也是帮助形成思维模型的一个途径。日本理光对该公司的复印机、复合机(具有打印、扫描、传真等功能的复印机)、文件管理软件等用户界面采用统一的设计思路(照片2)。“如果采用完全不同的界面用户会觉得不适应,感到不安。我们要尽可能地消除这种不安情绪。”(理光公司综合经营企划室综合设计中心 集成设计部门主管部长小岛文代)

image
照片2:理光将产品用户界面统一起来(理光将复印机的使用操作顺序融入到复印机和复合机与文件管理软件等用户界面。由于设计思想统一,无论使用哪种产品都感觉操作步骤是一样的。照片上的是彩色“imagio Neo C385”。)

将流程统一为从左向右

这种设计模式是基于复印机的使用情况及操作步骤(图4上)。在复印文件时,肯定要有被复制的文件。这在整个复印过程中相当于输入。被复印文件放进复印机相当于进行复印。拿到复印件相当于输出。整个操作过程是将从输入到输出的流程模型化,我们强烈地意识到这一点,并根据这一特点来设计复印机、复合机、应用软件。

image
图4:从输入到输出的流程通过融入UI实现统一(理光将复印过程进行模型化,在设计复印机、复合机、文件管理软件等用户界面时以此为基准。对用户来说这就成了具有同一“氛围”的用户界面,在首次接触新产品时也能很快形成思维模型。)

以复印机和复合机的复印步骤为基础,将画面分割为三个部分(图4中)。左边的区域相当于被复印文件的设定。设定原稿为文字原稿还是照片、颜色浓度等。这相当于上面所说的输入。

画面中央部分是对复印操作进行设定,包括放大缩小、纸张类型、双面复印、多页复印时的页数设定等。输出份数及输出类型、装订方式等通过右边区域的按钮来选择。这相当于输出。从输入到输出,按照左到右的流程显示在复印机/复合机的液晶画面上。

详细设定需要在其他窗口下显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只在当前所处区域内显示,不隐藏其他区域的信息。因此,“即使在某个区域内进行更详细的设定,也能同时在其他区域内进行另外设定.

就这样将用户的操作过程分割开来,明确显示到用户界面上的各个区域里。还基于同样思路来进行软件开发(图4下)。在文件管理系统“Ridoc Document System”的客户端软件“Ridoc Desk 2000”中,画面左端的输入区域排列着“新建(文本文件)”、“读取文件”、“浏览”等操作。画面中央的大部分空间被文件存放位置和文件显示所占据。怎样输出文件要从画面右端的操作中来选择。输出处理格式包括“打印”、“发送传真”、“发送邮件”等。整个操作步骤都在同1个画面下按照从左到右的顺序来进行,而且操作过程也有明确的区域划分。

如果产品不同,功能也会不一样,用户界面也要发生变化。但设计的基础是共通的,对于复印机的作业流程,哪种产品都具有“同样的氛围”。因此,即使导入了新产品,在开始使用后也不会意识到是新东西。

当然这只是提高实用性的很小一部分。各种设备如果不分别提高其实用性,实现通用化也就毫无意义了。“根据用户反馈,无需做更深层次的加工,只要尽量将更多的按钮显示在初期画面上,这就非常容易使用了”(理光公司综合经营企划室 综合设计中心 集成设计部门 首席技师星村隆史)。正如所讲的那样,通过User centered design手法将各机种的实用性拿到国内外进行检验,通过产品反映出来。

统一做法使应用变得容易
  也有的产品不勉强用户学习如何使用,将一次掌握的思维模型运用到类型中去。“Mac OS X”就是其中一例。Mac OS从很早就配备了GUI(Graphical User Interface),以其直观让初学者觉得这一个容易掌握的OS。但“首次启动Mac OS X的画面过于简单,用户反倒产生被冷落的感觉”(日本苹果计算机公司项目营销课长樱场浩)。这与Windows只要按一下“开始”就进入用户向导形成了鲜明对比。

image
画面2:强迫用户进行学习的“Mac OS X”
简单得有些过分的“Mac OS X”初期画面。由于桌面上只有驱动控制系统和“DOC”(提供软件启动与切换、删除文件等功能),直观上就产生了不易掌握的印象。据说这是为了促使用户进行学习而有意冷落初学者

“我们考虑一开始先让用户吃些苦头以便熟练掌握使用方法,希望他们能掌握最低限度的计算机知识”(樱场浩)。相反,如果记住某一点儿东西就形成思维模型的话,在使用其他操作的用户界面时就得费一番功夫了。

可以说正因为是Macintosh,这种思想才得以成立,但如果只是为了避免学习的话,这种结论也算得上一种思路。之所以能有效地运用,是因为显示结果随着操作活动而进行的变化在各项应用中已经得到统一。如显示文件操作的“Finder”栏(画面3,点击放大)。包含有下层文件夹或文件的文件夹带有朝右的三角标号。只要点击一下这些三角标号,马上就显示出右面栏目的内容。继续打开下一层文件夹,各项内容也依次显示在右面的栏目中。从上一层到下一层的流程,就好比从左到右推进一样。

image
画面3:在右面显示下一层文件夹的Finder
进行文件操作的“Finder”显示栏。文件夹内容显示在右面的栏里。转到下一层文件夹后自动隐去上一层,出现一个新栏目。到达某个文件后点击一下,在右面的栏目中就显示出文件信息。

随着文件夹一层一层地打开,就越来越往右走,这种操作与显示体系也被其他应用软件所采用(图5)。例如“地址薄”软件,对登录用户进行分类的组位于最左边一栏,各组所属的用户名单在中央一栏,各用户的信息显示在右面区域。与Finder一样,上一层次显示在左边,层次越低,显示得就越靠右边。

image
图5:其他应用软件与设备上也保持一致
“地址薄”(左)与Finder一样,对登录数据进行分类的组(上层)在左边,每项数据列表(下层)位于中央一栏。右面显示的是数据内容。在便携式音乐播放器“iPod”(右)上,由于画面尺寸小,无法进行多栏目显示,但也采用同样格式,用指向右边的箭头来显示,可以一步一步地往右翻页。

便携式音乐播放器“iPod”也拥有同样的用户界面。受iPod液晶显示器尺寸的影响,无法将多个栏目显示出来。但下一层次中带有信息内容的项目附有“>”标志,向右前进的话就可以显示信息。选择这一项目后,就可以切换到项目的内容。对于Finder上向右一个个显示出来的栏目,iPod只能一个画面一个画面地来看。这样就在iPod上也可以进行类似Finder那样的操作。相反,也有用户是通过iPod学会了操作再运用到Finder上去。

根据历史记录让系统进行学习

要求用户进行的学习也可以让系统来承担,这种途径成为关注的焦点。其关键在于用户的操作记录。例如,在家庭影院上观看DVD电视时,用户的操作是从插上DVD播放器和电视机电源开始的。历史记录服务器对此进行分析,根据过去的历史记录,在进行这些操作的同时,将“关闭房间照明”或“变暗”、“关闭窗帘”等操作以菜单形式提供给用户。如果能从历史记录引出确实相关联的操作,也许自动运行的系统也会变成可能。

image
图6:活用历史记录的信息家电用户界面(利用操作记录数据库的信息家电综合控制系统实例。用户用家庭影院观看电影时,按一下操控电视机和DVD播放器的按钮,就会根据过去的历史记录在操作菜单上显示降低灯光亮度、合上窗帘等操作。用户无需再从一长串的菜单项目中查找所需操作。)

随着家电信息化程度提高,设备种类越来越多,可进行的操作也变得更加复杂了。从列表中选取用户所需要的操作,无论什么样用户界面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幸好人类的操作被模块化了,仔细收集信息并进行分析的话,某种操作附带的要素可以从历史记录中找出来。

原文链接:
http://china.nikkeibp.co.jp/china/news/com/pr_com200408310113.html
http://china.nikkeibp.co.jp/china/news/com/pr_com200409010113.html





 

最后更新时间: 2011-10-07    【 关闭窗口 】
首页  |  招贤纳士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网站版权所有 郑州清新工业设计有限公司 1998-2010 保留一切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