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工业设计_郑州产品设计_郑州手板模型加工_郑州模具结构设计    
 
 
清新动态
行业动态
设计赏析
设计视角
感悟设计
媒体报道
产品策略
新闻中心
中央美术学院《法国时尚100年》研讨会访谈实录
发表时间: 2011-10-07     发布者:清新设计

 

由中国文化部、法国外交部及法国文化通讯部共同主办,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及法国RGC联合承办的大型设计展览《法国时尚100年》将作为法国文化年的开幕展览于10月9日至11月18日亮相国家博物馆,并将相继在南京、郑州巡展。10月12日下午18:00,中法文化年2004中法设计高峰论坛《法国时尚100年》研讨会在中央美术学院召开。《法国时尚100年》的中法双方策展人参加了此次研讨会。以下为现场的文字实录。

许平:朋友们、同学们,晚上好,中法文化年2004中法设计高峰论坛《法国时尚100年》研讨会现在开始。

首先 把出席今天高峰论坛的嘉宾给大家做一个介绍,中方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范迪安先生、《法国时尚100年》法方联合策展人法国著名作家吉尔-德-布雷先生,《法国时尚100年》服饰部分策划人、法国装饰艺术联盟--流行与纺织品博物馆策展人帕米拉-歌尔宾小姐,法国国立高等工业设计学院 伊玛纽艾拉-费思先生,一会儿会听到他们精彩的发言。首先我们欢迎中方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范迪安先生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次展览的主要情况。

范迪安 :大家晚上好!让大家久等了,充分表明了大家的热情。在我原来的设想中,今天晚上的讲座只需要一百人就够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知道我们很多同学们,也包括在北京的很多艺术院校的老师和同学们还没有来得及去看前天开幕的称之为《法国时尚100年》的大型设计展。这个设计展是法国文化年在中国开幕的一个重要性。

它的重要性可以从简要几个方面来概括,一个是它是第一次设计的主题,第二,这个展览是在法国文化年来中国开幕的背景下展开的,法国总统希腊人先生专门为这个展览提了词,实际上不仅是提词,是写了一篇很好的文章,逐渐法方对这个展览的重视。第三,我想这个展览对中国来说,它有双重的意义。一方面是半个中国设计界、设计艺术界同仁们看的,这里面有很多法国设计历史经验和历史走向、文化动力、时代原因非常值得做比较近距离的观察和考量。另外一方面,这个展览也是办给观众看的,就是普通观众看的。希望观众们从这个展览中了解法国人的普通人的生活,这包含了生活理想、生产态度、生活情趣等法国品德和气质的因素。这个展览大家可以去看一看,昨天我还到展场看了一下,看完展场我很高兴,因为作为一个展览策划人,莫过于这个展览得到大家的喜欢。

我看到这个展览有意思的就是大家静静的看这个展览,跟以前大家看美术展览是吵吵囔囔的,但这个展览是让大家静静的看这个展览。今天不是谈展览,今天请到一些嘉宾来,我不跟大家谈,我跟大家见面的机会是,主要想听客人们关于法国设计的话题。

为什么要请到许院长来主持呢?因为许先生是我们设计史的研究专家,也设计了理论方面的思考,通过他的启发以及通过在座的提问题,可能会把这些嘉宾的一些想法能够提示出来。刚才介绍的这位可以称之为学术策划人吉尔-德-布雷先生就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作家,他有非常优美的文笔,也为这个展览也了很多文字。

伊玛纽艾拉-费思先生是第一次到中国来,作为巴黎非常重要的法国国立工业设计学院,我们知道在巴黎有几个重要的学院,比如巴黎高等美院,他所处的巴黎设计学院就是非常有著名的学院,他在法国文化部工作,是新上任的一位院长,他非常有意愿和中国的设计界和中国的设计教学界进行交流。我想这些都是会使得今天晚上尽管叫联席讲座,但还有若干的话题,也许能使大家有一点收获。我不敢期待太多,因为最近忙于展览,我们之间还缺乏学术的交流,今天晚上的想法是把这几个位嘉宾从展览回到学术中来,请他们谈一点话题。下面继续请许平先生主持。

许平 :感谢范院长的精彩开场,现场的气氛已经感受到这几天在北京城中法文化友好的气氛。刚才范先生已经把法方对这个展览的重视做了描述,中方策展这块在过去一年里也做了大量的工作,范院长在过去一年频繁来往中法之间,为这个展览付出了大量的劳动。下面会听到来自于法国的几位客人所作的精彩讲演,首先欢迎法方的策展人,法国著名作家吉尔-德-布雷先生给大家讲话。

吉尔-德-布雷 :大家晚上好!我们在法国的时候都认为中国人特别多,中国是人口众多的国家,今天来到大礼堂的时候,确实发现的确人口众多。不管怎样热烈的欢迎大家的到来。《法国时尚100年》这个展览是想向中国的广大观众们展示这一个世纪以来法国是怎样的一个国家。对我们来说,这个时尚展览包括了方方面面的内容,不仅仅是建筑方面的,还有设计方面、时尚方面以及生活艺术等等。因此,我们说这个展览是一个国家所跨越的这个世纪的历史。对我们来说,这个展览的目的,与其说是科学性的介绍,不如说想给大家更多的信息,与其说不如是包罗万象的东西,不如说是给大家一个视觉的东西,让大家看到什么样的法国。

尽管说法国的国土面积不大,但是我们想要告诉大家的是,法国是一个拥有千变万化、丰富多彩内容的国家。我们想要说的是法国不仅具有创造的历史,同时这种创造精神还在不断发展,一直延续。对于我们来说,这次展览尽管设计的是各个方面的东西,比如有汽车业、电影业、时尚或者家居,甚至一个桌子设计的理念,不管东西的形式是什么样,它们的表达是统一的,都是要表达法国的历史、法国的创新。我希望大家看这个展览的时候,不仅看到实物,同样会看到各种各样的画片、介绍以及跟这个展览有关的故事,是一次又一次的会面,一次又一次的交谈。可能大家已经看过这个展览,也可能有些同学是即将去看这个展览,你们会看到这个展览包括的内容非常丰富。大家看这个展览的时候,可能会看到协和式飞机、穿梭式飞机以及法国叫高速火车,是最快的火车,也会看到制作极其精美的餐桌、餐具以及高级时尚等等,对于这些来说都是表达我们思想的物件。我想说的这个展览不仅反映的是纯设计的东西,同时也牵涉到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方面的东西。

我想解释一下在这个展览中会有很多有趣的异闻趣事,大家知道香托玩表,在法国的马可西姆餐厅里,世界上著名的飞行家走到那以后,以前他们戴的是怀表或者放在兜里的表,那种表特别的易碎,在那次晚餐上和大设计师说,求求你能不能给我制作一块精良的表永远不能碎掉,于是有这种需求就诞生了香托玩表。我们要说通过这个展品大家会看到各种异闻趣事,碰到的是法国的历史,一次次的会面,一次次的会谈。对于法国人来说,这个展览还有它独特的意义,当然在这我不能一起都说了,我要先留一下,一会儿由法国装饰学院的女士给大家详细的介绍,大家还会看到有很多的图片。

我想说的这个展览,大家通过这个展览看到的也绝非不是法国一个国家的文化,同时看到日本的、西班牙、意大利等各个国家的设计作品,应该说是一个汇总。对于我们来说,法国应该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来到这片土地上不断进行创作,创作出精美的物品。我知道对于中国人来说,大家都有一个观念,觉得法兰西是一个浪漫的民族,的确有浪漫的一方面,但我要说同时还有创新。我觉得这其中有哲学的原因,也有历史的原因,法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吸引了世界各国的艺术家来到这里。我还想说,也许法国吸引更多艺术家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法国的美食,大家知道世界上两大美食,一个是中国的中餐,还有法兰西的西餐,这是法国人引以为自豪的。可能下面向大家展示一些图片,给大家一个概念,大概设计到哪方面的东西,我们一起来看看。我想问一个问题,大家有谁看过《法国时尚100年》的展览,可以举一下手吗?对于更多人来说,可能是我们一起来发现,一起来看这个展览。既然是和同学们见面,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大家在任何时候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打断我,举手向我提问。在法国有一个比较好的传统,那就是在任何时候要知道打断别人提问。

大家看到的第一件展品是雷诺汽车,这个诞生具有相当大的意思,今天的汽车用了机动这些东西都跟那个时候有关。雷诺汽车是1900年问世的,我们知道在汽车之前是马车,第一台雷诺汽车有两个特点,第一个它的造型带有马车的特点,第二甚至坐车的人就像坐马车的姿态,但确实是第一架动力汽车,动力汽车以后就能够开往巴黎,巴黎市区最高的地方就是罗马高地。在展厅这架汽车来到中国,有趣的可以注意到,这个车造型不同,现在车装有车灯,这个车里面是灶,点的是蜡烛。这有点像坐便器的椅子,属于19世纪向20世纪转型的叫新艺术运动背景下的产物,新艺术运动发端于英国的艺术运动,大量被展示出来的时候是通过1911年在巴黎举行的世界博览会得到大面积的展现,并且使它成为到欧洲本土的时尚,不仅是作为一个纯艺术的流派,而作为在设计理念也很重要的,包括第一台电暖器,带有这样一种东西。这就是刚才说的卡迪尔香托的手表,刚才简单介绍了一下小故事是怎么样的。这是第一个为牛奶瓶加温的加温器,玻璃器上面是牛奶瓶,其他是金属的器皿。这是路易威登在20年代设计的旅行箱包,旅行箱是带着挂衣服的,桌子和椅子可以折叠,是皮革和木板结合的材料。

20年代,尤其是1925年对于法国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代。在1925年的时候,法国搞了一个装饰艺术博览会,这个博览会对法兰西来说意义重大。在这个博览会上展出了各种各样的时尚展品。我们说那个时代是资产阶级达到顶峰的时代。那个时候的展品应该说充分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特点,因此就涌现出各中各样有意思的东西。我们说这种涌现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既囊括了最简单的生活用品,同时也到了奢侈品,像这种漂亮的香水瓶。大家知道这款展示出来的香水瓶在法国相当著名的郎麦香水。在1925年装饰运动出现以后,巴黎就出现了装饰风格。装饰风格稍微晚一点的时候,在法国重要的是建筑师,主要生活在法国,这个建筑师非常重要,因为从建筑的角度影响了法国的设计,而使得法国开始出现了几何学派。建筑中的几何学出现了,室内的装饰也出现了,包括天花板、墙都有了特点,进一步影响了家居。刚才大家看到的是一个摩尔拉的别墅的照片。这个设计无需介绍大家就能看得出来,是一个布娃娃,在法国相当著名的。看每一件物品的时候,看它的名字可能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大家看它的设计和历史的过程。这是一个台灯,这是放在屋里的一个照明灯。对我们来说这种设计都是一种尝试,一种尝试就是把最简单的居家的产品作为工业化的设计。

在20年代,所有的法国在设计上的奢华最后集中在豪华的油轮上,我们知道在世纪初有泰坦尼克属于这类,中文翻译成飞达客轮,客轮有很多号,在船的外观设计到内部的包厢、餐厅,包括工业的机械,可以说是一个油轮集中了20年代法国设计的精华,这非常值得设计史研究的一个集合对象。其他的一些展品是针对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而设计的,这个产品设计出来并不是为社会上少数部分的人享受,而是为广大人民去享受。刚才大家看到的是阿曼利的雪铁龙的车子。这叫自动式便携呼吸器,我们知道潜泳需要呼吸器,在这出钱之前,在船上要有一个供氧管,潜水是非常自由的运动,而这个供氧管不能自由发挥,这个出现以后,就给出了供氧量的提示,这样就极大的给予了海底空间的扩展。大家知道,这个看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笔,在过去有极大的意义,现在大家对圆珠笔的消费能够接受了。

范迪安 :我觉得法国设计确实有一种时代特色,首先是法国设计上的原创,在我接触这些材料之前和他交换意见之前,我对很多也还是不了解,比如我没有想到非常熟悉的圆珠笔是法国人发明的,我们也没有想到一次性的打火机是法国人发明的,也没有想到今天所有的信用卡包括饭卡之类上面的芯片是法国人发明的,这些都证明了看上去我们非常熟悉的物件,这次可以找到它的来源,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在造型上,比如刚才圆珠笔,这个造型至今非常的经典,这个造型非常特征,就是60年代非常风靡于欧洲的流线体,从豪华油轮到协和式飞机,这确实是一种语言,可以值得讨论。

吉尔-德-布雷 :对于法国来说,这也是一个创新,大家现在看到的东西。在50年代的时候,法国这种造型的灯应该是风靡一时,图书馆放着图书的架子这也是非常流行的东西,当时在巴黎各大高校里都采用这种放书的书架。刚才我已经向大家介绍了展览里林林总总各种造型、各种各样的东西。正是通过这样一件一件的物品,法兰西在这个世纪里跨越了一个世纪的历史。还有一部分特别重要的东西要说的就是法国的时尚,一会儿帕米拉-歌尔宾女士会给大家介绍《法国时尚100年》在时尚走过的道路。

许平 :感谢吉尔-德-布雷先生生动的描述,也感谢刚才范迪安先生所做的精彩补充。就像刚才吉尔-德-布雷先生所强调的一样,我们记住的不仅仅是一件件作品的名称,更重要是体会到看起来是一件普通的作品,但放在过去历史过程中在怎样的环境中创造出来的,我们看到一件普通的展品,但能体会到它的背景是什么,这确实有一种法国时尚的文化。刚才吉尔-德-布雷先生说可以中断发言,台上有文学家、法国时尚家和教育家,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在座的同学对法国设计感兴趣的可以提问。现在请法方另外一位策划人法国装
饰艺术联盟??流行与纺织品博物馆策展人帕米拉-歌尔宾女士,她讲演的题目是一百年的创新在怀旧与变化之间的法国时尚。

帕米拉-歌尔宾:大家好。现在世界上使用最普遍的语言是英语,对我来说是时装流行。因为面对着时装我们并不需要语言,只需要来看,就能看出时装以及它们流行的东西给人带出的诱惑。首先要感谢刚才向大家做演讲的吉尔-德-布雷先生,正是由于他的策划与设计,所以法国设计时装博物馆才把我们馆藏的43件服装代到中国,这些服装包括男装、女装甚至还有儿童的衣服。

这次向你们展示一百年的时装史,首先我想说的是并不是展示一个历史,如果H大写的话是历史的意思,如果小写的话是小故事,也就是说在服装后面都有一个精彩设计的小故事。由于吉尔-德-布雷先生要求我们带给大家法国精彩的作品,所以代表展览中的服装中,有一些是国家收藏的珍品中的一些杰出作品。我们现在从1900年的服装看起,从1900年开始,重要的是带给你们时装设计时代一个大致的过程,尤其是一个女性运动发展的历史。还要向你们展现的就是法国的一种设计,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这个设计并不仅仅来自于法国人,其实来自于各个国家的设计者,比如有一些意大利的、英国的、西班牙的、日本的、美国的,我希望不久以后也能给你们带来中国设计者的作品。你们看到这件晚装是收腰的设计,我们说每个女人都是一朵花,尤其要注意线条的美感。

我下面给大家展示的是法国一位设计者所设计的一样东西,刚才我们看到1900年的服装是收腰的,七年之后女式的腰身被解放出来了,我们不再设计收腰的服装了。这还是这位设计者的作品,是20年以后的,你看到这件服装有很多银饰品和皮毛结合在一起。女士的身体得到了彻底的解放,以后她们能够自由的活动。刚才吉尔-德-布雷先生跟大家介绍了由郎文推出的胶南香水,现在看到的这件服装和童装也是由郎文推出的,由于这个服装的设计,郎文开出了第一家店,是为他6岁的女儿设计的,设计的年代是1924年。这也是一件晚装,也是由郎文推出的。法国的高级时装始于19世纪末,在19世纪末开始,我们用纯手工制造一些东西,比如像这件晚礼服,是专门为某一个人设计的,如果第二个人还想穿这件衣服都是不可能的,因为是不可重复的生产。

在20年代和30年代,女性的身体再一次得到了束缚,你看到这款新推出的服装产生于1937年,刚好向大家表现出当时服饰行业趋势的变化。设计这款服装的是一位出生在意大利的卡帕伊丽女士,在1937年推出这款服装,从此以后以蝴蝶装饰衣服成为了一种流行。这件服装是CD品牌推出的,在二战之后,法国的高级时装设计又再次得到了复兴。另一次服装界的革新产生于1954年到1964年之间,它的设计者叫安德雷-库拉利,他推出这款就是大家众所周知的迷你裙,从此以后对女性展露自己的身体的这种设计理念进入了时装界。就在以迷你裙的风潮流行的同时,法国的设计师就推出了成衣业,它跟高级时装相反的,高级时装是为一个人设计,而这是成衣业,一设计好,大家都可以到商店里购买。这就是第一届以后经过大工业成批量生产的服装,这是第一届设计品,跟以前的那种按照每个人的要求进行量身订做的衣服刚好可以形成对比。这个服装推出于1972年,也是成衣业的一个作品,是索尼雅-里克。这一套西装产生于1998年,它的设计者就是伊弗圣罗兰,在这里重要一个问题就是到今天我们如何定义设计这个词,很遗憾,今天不能向你们全部展示我们所带来的43件展品,但强烈要求大家可以去看看我们的展览。因为这43件展品就向你们展示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法国设计。我们也许可以说,设计的魅力到最后并不需要用语言来解释,完全依靠它本身的魅力带给你们一种惊奇,下面我邀请我的同事,也就是伊玛纽艾拉-费思先生会向你们讲述一下设计方面的专业问题。

许平 :感谢策展人之一帕米拉-歌尔宾先生为我们展示了无穷魅力的世界,刚才大家注意到她谈到两个重要的观点,一个是大写的H是历史,一个小写的h是故事,在每个背后都有精彩的设计故事。第二,她还谈到服装展示的不仅仅来自于法国,还来自于日本、比利时等其他国家的一些设计,她向我们展示的不仅仅是法国的设计,而是一个时代,这个时代是多元文化、对话的时代,是文化的时代。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讲演,我们已经开始受到同学的提问,最后我们一块儿向几位讲演人提问题,已经有人对帕米拉-歌尔宾小姐提出问题了。 现在欢迎法国国立高等工业设计学院伊玛纽艾拉-费思先生的讲演,他演讲的题目是在法国的高等设计教育。

伊玛纽艾拉-费思 :大家好!今天晚上我感到特别荣幸能来到这里,受到了范院长的热情接待,并且和设计师和博物馆馆长见面,尤其和广大同学们在一起,我感到特别的高兴。我觉得这个展览尤其的重要,因为它是沟通中法两国文化的一个重要阶段。我们要这个展览带来中法两国的文化交流,尤其在美术、艺术、装饰等各个领域。我希望除了上面说的美术方面的交流以外,两国的对话和交流可以发展到设计以及展览各个方面。我希望大家会去看这个展览,并且能够在这个展览里发现我们学校巴黎工业设计学院以前毕业的学生将他们自己的作品推出来,大家将会在博物馆里看见。正如上面两位所说的一样,巴黎总是热切的盼望、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创造者。现在在巴黎我们知道有很多来自中国的画家,我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多的画家、艺术家来到巴黎进行他们的创造。巴黎工业设计学院十分高兴、十分荣幸,因为现在在我们学校里有十位来自中国的学生。我希望大家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和这10位学生进行交流,因为这次我来到中国,幸亏这几位学生,我才能准备好我的各个方面的工作计划以及旅途。这10位学生所学的专业各不相同,既涉及到工业设计以及美术,还有我们所说的新兴多媒体设计。

现在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巴黎工业设计学院的历史,这个学院有它自己独特的地方,它的特性今天仍然保留了下来。我们的学院创建于1982年,大家可能不知道,在那个时代设计并没有像现在一样被大家所接受。在那个年代里,在法国工业中,设计并不占有重要的地位。而各大博物馆里,说句实话并没有收藏中的设计作品,当然那个时候也不可能有像我们今天组织的各种各样的设计展览,这是在当时不可想象的。所以在那个年代里,法国的人民、法国的大众并不像今天一样对设计抱有这么大的热情和关注。我们说是时代变化了,但我也要说是我们的学校,同样为这种变化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我们的学院建设于1982年,刚才已经提到了,在那个时候法国总统先生以及文化部长已经意识到工业设计对法国工业来说意义重大。于是,他们就决定要建立这所学校,并且尤其要注意的就是建立在创造和工业之间建立密切的联系。我们说那个时候学校的名字叫巴黎设计工业学院,就是要强调工业设计的重要性,而不是像我们现在所说的普遍用“设计学院”这个词。我们所说工业设计,其实我觉得它是一个什么概念呢?是一个革新的概念,不论在科学领域、艺术领域都是一个革新的概念。我们所说的工业产品绝非不是一个个单独的产品,应该是一整套的、一系列的产品。

因此,我们学校建立的初衷也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一个历程,就是要在设计和工业之间找到它们的对话,找到它们的交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的学校受到了法国文化部以及法国工业部这两个部门的监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我们学校里还设了一个理事会,这个专门的理事会是为了给设计提供自己的建议。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就是我们学校刚才提到理事会的主席,现任主席就是雷诺公司的设计师,可以说就是刚才大家看到雷诺车子设计的继承人。所以,我们说这种对于文化和工业的结合思想,可以从学校创建的历史中发现。

我们的学校位于巴黎的市中心,就是大家熟悉的巴黎时代广场附近。我们的学校还有一个部分,就是拥有一万一千平方米的地方,它是法国从前很著名的设计师的一个艺术工作间。这位设计师从1922年开始到1979年一直在这个工作间里工作,我要说的是,我们的学校位于巴黎时代广场,1922年在80年代的时候是一个艺术的中心,那边总是有很多的晚会,聚集了很多艺术家。我们的学校一直保留有这种艺术创造的传统思想。我们学校的学生一半时间是在课堂上学学理论知识,还有另外一半时间会在大大小小的艺术间里进行艺术创造。我们学校从一方面来说很传统,因为保留有传统的风格,因为很多艺术间是木具的、金属制的、塑料制的。但同时这个艺术间还拥有多媒体的创作艺术间,在那儿我们的学生和你们一样用电脑进行创作和进行设计。我觉得对于一个法国的高等院校来说,拥有这样的艺术间其实是一个很有特色的,是我们极大的一个特色。我们的艺术间是一周七天都开放,并且是24小时开放。这样的做法是为了给我们的学生更大的可能性以及更大的自由来进行他们的创造,实现他们的计划和他们的理想。如果学校的学生突然有了什么样的设计计划,或者为了获得文凭想进行更多工作和学习的话,他们可以在周末的时间和夏暑放假的时间在这个工作间里进行工作。我觉得这点是为了完全符合学校教育的方针和方式,尽量发挥他们的可能性,培养他们的创造灵感。

我觉得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给学生更大的自由性,我希望我们的学生不是作为一个机器或者工具不断的重复别人、复制别人的作品,而是能够进行不断的革新和创新。因此,我们说在我们学校,每一个学生都可以接受到符合他自己个性特点的培养和教育。每一个学生可以跟自己的老师进行商量,来选择自己所要听的理论课程以及自己所要进行的艺术创造,以及我们以什么样的进度进展这种工作和创造。这个学习阶段也是比较灵活自由,可以是三年、四年或者是五年。我们学校所有的学生都会进行长达一个学期的职业的实习,我们学校大多数的学生都有机会到国外,他们可以通过大学之间的交流项目或者通过自己的职业项目。为了加强学校和工业之间的联系,我们学校和法国的各大企业还有密切的关系。我们和这些企业进行合作,搞一些我们称之为实验室计划的项目。如果一个法国的企业想要开始或者发展一个什么创意或者想法的话,他们尽可以来到我们的学校,我们就可以组织一个学生和老师的工作团体来着手进行创造的想法。

我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在这个小组中的学生,不仅仅是一个年级的,是一个混合的,可以从一年级到五年级所有的同学都可以参加,因为我们重视混合的创造性,需要不同年龄的创造性。我们的学生所进行的计划都要和企业进行商量,然后再进行,这是我们说的实验室计划的第一阶段的内容。如果企业还想进一步发展他们计划的话,如果他们想推行一项更详细的计划,那么他们尽可以到我们学校挑选他们所需要的学生在他们的公司里进行实习。最近的一项交流是上一周刚刚完成的,这项计划是和日本一个制作钢笔的企业,你们知道在这个日本的钢笔公司即将推出三款最新的钢笔,钢笔的设计是由我们学校的学生完成的。我希望有一天实验室计划能够和中国的企业进行合作。我觉得这样的实验室计划不仅对企业有益,对学校也有益。对于企业这方面来说,可以通过交流获得最年轻的创造力的生力军。而对于学生来说,他们最大的获益就是在学习阶段就能和企业进行接触,并且在中间进行了学习。我要做一个简短的总结,就是我们这个学校拥有250名学生,其中250名学生中有10位中国的学生了,我希望能够欢迎更多的中国学生到我们学校来进行学习,同样也深深的希望巴黎设计学院能够成为工业和创新这个交流对话的最关键的力量。谢谢大家!

许平 :今天晚上真是一个令人激动的夜晚,我们不仅看到了刚才如此令大家激动的画面,另外也听到那么多关于法国教育的消息。刚才伊玛纽艾拉?费思先生介绍得非常有意思,法国高等设计学院有很多概念是我们平常很难接触到的,比如他认为他是一个科学的又是艺术的,既是文化的又是工业的,既是传统的又是非常创新的,学生是非常个性的,同时又是非常辛勤付出的,这些很多的信息会在我们同学中引起很多的共鸣。我已经收到一大箩的纸条了,现在向法国嘉宾提出问题。第一个问题提给帕米拉-歌尔宾小姐的,关于时装方 面的问题,通过那么多法国时装的作品展示让我们看到非常魅力的时装世界,刚才范迪安先生也提到一种语言迅速成为一种时尚,这里面值得去研究。提的问题是为什么成为时尚?必定有某种打动人的地方?帕米拉-歌尔宾小姐,你认为成为时尚背后的某种打动人的地方是什么?第二个问题,时尚一直在变化,有没有不变的东西,不变的东西是什么?这两个问题有类似的地方,请帕米拉-歌尔宾先生做一个回答。
帕米拉-歌尔宾: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也就是在时装背后有哪些是不变的东西?目前为止,最表面的东西,男人和女人的身体没有变,两个胳膊两条腿,没有变化。回答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想象。

许平 :第二个问题是提给吉尔-德-布雷先生的,通过这么多展品,我们不怀疑法国艺术巅峰的状态和创造奢华的生活方式,但是我们从罗曼洛莱以及古拉斯底下经常看到的是充满一个辛酸和悲酸的故事,怎样理解这巨大的反差?法国设计中的真谛是什么?
吉尔-德-布雷 :首先第一个问题,我我认为设计并不局限于法国的设计或者某一个国家的设计、某一个年轻人的设计、某一个老年人的设计,我只相信在设计中存在着创造性。在法国除了罗曼洛莱和古拉斯之外还有其他的作家并不只写一些悲伤的故事。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说思想是混合的,混合着有幸与不幸,有高兴和悲伤的时候,有创造的时候和平和的时候,这不仅仅只存在于法国,所有的国家都是一样的。第三个问题,我并不认为这次的展览已经展示出法国设计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这只不过是设计经历的一个时代。设计永远没有巅峰状态,因为设计永远是不停止的。一旦说一个设计达到的巅峰状态,随之而来的就是设计的死亡。设计来说是没有限制的,也可能产生一件设计作品需要六个月的时间,也可能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许平 :还有问题是问吉尔-德-布雷先生,上世纪后半期在世界范围出现了现代主义向后现代主义转向的变化,法国作为这场重大变化的中心地,也是发源地之一,在文学艺术各个方面都有突出的表现。你认为这种后现代主义的文化思潮在设计方面,对法国的设计有什么影响?
吉尔-德-布雷先生:又是一个非常宽泛的问题,很难回答。我们所说的后现代主义主要是在一些风格以及哲学方面存在着。如果我们从哲学方面来讲后现代主义的话,我们并不能说它已经结束了,它还将归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从设计风格来说,它也只不过是一时流行的潮流,它所持续的时间就会像其他流行潮流的一样,短暂的。

许平:感谢吉尔-德-布雷先生的回答,确实是两个比较难的回答,但是他尽了自己的智慧做了理想的说明。下面一个问题是问伊玛纽艾拉?费思先生的,因为伊玛纽艾拉?费思的介绍非常清楚和有条理,对他提的问题也非常的实际,比较多的问题提的是如果中央美院的学生毕业以后到巴黎工业设计学院读硕士研究生,有这种可能吗?

伊玛纽艾拉-费思:所有的学生,不管是中国的学生还是法国的学生,都要经过考试才能进入我们的学校。我们要求所有法国的学生,不仅是中国的学生,其他外籍的学生,首先的条件就是会说法语,理解法语,这样才能理解课堂中教的是什么。如果你们想了解更为详细的关于我们学校的教育状况,比如说中国的学生是如何进入我们学校学习的,他们在巴黎是如何生活的 请把你们的电子邮件地址写给我们,我们让在法国的中国学生给你们写信,他们随时准备帮助你们。

许平:这次展览里面大部分有摄影,唯独没有摄影这方面专门的展,虽然不是设计艺术展,很多同学问到摄影在目前法国艺术中的地位是怎样,在巴黎高等工业设计学院里面有没有摄影这个专业。

伊玛纽艾拉-费思:我要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最后可能还需要吉吉尔-德-布雷先生给我补充一下、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次展览当中没有摄影。当然,在我们学校里有一个摄影,还有音响制品的工作室。在学生学习设计的过程中,这些照片和一些音响制品是一些必要的工具和必要的因素。摄影在学校里面对学生来说,实际上是一种学习的方式,并不是一个专业,是我们用来学习的一种手段,最后也是学习的目的。在我们学校摄影只是一样工具,但在法国有一家国立学校,是专门教摄影技术的。当然在艺术设计这方面,只要有规章制度的话,就一定有意外。在我们学校里面有一个外国的学生,他开始的时候进来学的是设计,但现在他是法国非常著名的一个摄影师。现在我们请吉尔-德-布雷先生回答一下为什么在展览中没有摄影作品。

吉尔-德-布雷先生:可以说,在这次展览中,摄影几乎或者完全消失了,我们没有看到它。我并没有建议这次展览的策划人给你们带来一些设计作品的照片,这次展览中唯一有的一个设计作品图片,很遗憾,不是摄影作品,只是一幅图片。同样在设计的主题下说起摄影,确切来说是一门技术。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拍摄一些设计作品的设计摄影师本身也是设计者。在我教书的学校,也就是法国国立高等专业装饰学校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摄影系,同时同学利用在摄影系学到的一些知识主要是为了三个目的,大部分的学生来说,利用摄影主要是为了拍摄一些设计的作品,让大家看到一些设计的成品。对于一小部分人来说,摄影是一种和其他的设计者交流的手段和工具。对于更少一部分人来说,摄影也是设计工作当中所采用的工具。

许平:谢谢。现在有一个问题是给三位法国客人的,如果你们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话,想请你们谈谈中国最能够吸引你们的文化因素是什么?
吉尔-德-布雷先生:这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中有着陷井。我要列举三个名字。也许在你们眼中看来我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非常有教养的人、非常有学术修养的人。也许有一部分人会说他知道这三个人的名字,到目前为止对我来说,中国文化最吸引我的就是让我终于有一个机会到中国来发现它的文化,来接近它,来学习它。我才刚刚有一点稍微你们中国的文化,现在我有一个愿望,希望能更深入的了解中国的文化。我在北京已经渡过了十天,为了组织这次展览。在十天前我就说了,组织展览我要和中国的工作人员在一起,到今天我要说的是我现在和中国的朋友们一起组织着这次展览。我认为对于一个初次到中国的法国人来说,最最震撼的就是他们到了中国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因为他们都非常热情的迎接他们,他们发现与人之间的相处非常的融洽。有一个并不是太悲伤的法国作家这样写道:“从来不笑的人并不是最严肃的人”。我认为中国人是非常严肃认真的,因为中国人总是在笑。

伊玛纽艾拉-费思:吉尔-德-布雷先生说过以后,我几乎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对于我来说,发现中国的文化抱有极大的热趣,尤其这几天看了中国的国画,看过画国画的墨,对我来说太惊喜了。这种发现不仅在画国画方面,还有中国现代的音乐和当代的电影,在法国也能看到,但不能看得那么真切,由于我的发音的原因,就不列举了。谢谢大家。

帕米拉-歌尔宾:对我来说,我说的东西有一点点抽象,我在中国这期间,使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国人的一种好奇心和他们对知识的渴望以及他们承担大量工作的能力。我希望通过刚才讲的中法之间的对话,通过这次设计,使中法两国人们对话,希望这种对话能够长期存在下去,促进两国人之间的交流,能够在你们的设计中带来灵感。

许平:感谢三位嘉宾的精彩回答。时间过得很快,现在是最后一个问题。非常感谢这次双方的策展人给中国带来一个美好的展览,最后请三位法国客人回答一下通过这次展览和今天下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和晚上对中央美院的交流,对中国的设计和教育有没有提案?通过范院长谈一下,通过这次展览,对中法的设计教育有没有感受?
吉尔-德-布雷先生:有没有可能在一到二年之后我们到中国旅行四五次之后再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对中国的设计和中国设计教育有什么建议的话,由于我在中国才呆了十几天,还不了解中国的现状,所以很难回答。最后还要说一点东西,这点东西可能能回答刚才大家的一个问题,我们是非常希望能够再次来到中国,因为在中国有很多吸引我们的地方。我不想过多的重复我们的愿望,因为过分重复的话,你们会想法国人实在太浪漫了!但是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在中国确实受到非常热情的迎接,刚才我说到我已经和中国朋友们在一起组织这次展览的时候,我是非常认真的。现在我们共同的愿望就是希望我们这次的展览能够回报中国朋友给我们的热情接待。

帕米拉-歌尔宾:请允许我最后再加一句话,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我到中国的第一个晚上就是在午夜12点的时候,我在国家博物馆里面,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在国家博物馆里面把我们从法国带来的43件时装方面的产品拿出来的时刻,对我来说,这个时刻令人印象非常的深刻,同时我也很感动。就在那一个时刻,我明白了我们这一次到中国来旅行,其实是带着中国人的信任。同时这也是一次对我和吉尔?德?布雷先生来说,这次旅行也像冒险一般,我们这次冒险使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法国人和中国人之间的相互信任。我们将会把你们这种信任带到时装博物馆,也希望这种信任可以一直延续下去。我只能在这里说谢谢!

吉尔-德-布雷先生:我还要再次向你们展示一下我的浪漫之所在,这次来到中国就好象情人之间的第一次约会,事实上我们并不认识你们,但是在此之前我们无数的想象过你们的样子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进行其他的约会了。

范迪安:我觉得许平老师的问题太大了,希望许平老师换三个小问题。

许平:第一个问题,你觉得法国人会怎么看中国人?中国人怎么看法国人?
范迪安:法国人怎么看中国人,刚才三位都讲了。中国人怎么看法国人,我就一点体会,一句话就是中国人了解法国比法国人了解中国多得多。

伊玛纽艾拉-费思:这也很正常,因为法兰西的领土很小,法国很小。

范迪安:小当然是一个原因,中国和法国真正是世界上两个文化大国,比如中国和法国互办文化年,整整一年的时间办文化,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难以想象,对中国来说更难以想象,比如我们想象美国办一个文化年,好象很困难,我们有五千年,美国有三千年。我们想象和日本办文化年,也可以想象,中日有很好的文化渊源,也看到在文化上,两国文化的心理不能够平衡。在以往日子里大家注意到,比如日本绘画上受到中国的影响,据我所感悟,有很多著名的艺术史家不谈这个问题。比如想象和俄罗斯办,也是一个很好的文化大国,但在经济上是否能付出投入,这次为了办文化年,中方将近花了一个亿,法方可能超过三个亿等等,有很多问题,只有中法之间在文化渊源、文化传统和大的文化性格以及现在的文化理想有非常多的相似性,这是真正能办好文化年的一方面。我们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知识界的人士对法国文化一直很尊重,也愿意了解,多了解,比他们了解更多,我们就能做得比他们更好。我接触了很多法国知识界的朋友,我认为法国知识界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的欣赏也非常的尊重,但是他们对中国现代的和当代的社会发展和文化状况了解不太充分,他们讲得很真诚,他们只是刚刚在发现,还需要认识和了解。伊玛纽艾拉-费思先生在介绍学校状况的时候,今天下午我没来得及跟他讨论学校有关的情况,可以请许平老师跟他讨论有关学校教育的情况。我今天非常高兴伊玛纽艾拉-费思先生访问我们学院,这代表着一个良好的开端。

 许平:最后一个问题,这次你策划了把法国介绍到中国的展览,如果下次把中国的文化介绍到法国的话,你还会策划这个展览吗?
范迪安:这次展览,吉尔-德-布雷先生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他做了很多文字上的写作,这是非常重要的合作。中国设计能不能拿到国际上展览,我觉得许平老师的思想非常的重要。当代的艺术走到国际上了,但是设计艺术,其实设计艺术已经有一部分参加到国际大展,最重要的就是建筑和服装。刘老师正在筹备这个,马上要开展一个时装展示会,不仅拿产品过去,还要拿出展示的方法,这是走向国际上的一方面和体现,这都是一些单项的。什么时候中国设计以一个综合的面貌办到国际上去,如果是一个目标的话,我们都应该努力,特别是所以在座的年轻同学们。我从这次展览中看法国设计,我一个非常大的体会就是设计是一个社会学的课题,从法国设计里面不仅看它科技、技术的发明和一些流派风格或者所谓的材料,所有后面都是社会学的问题,都是社会学中的一些课题和设计、时代的任务。当然,法国的思想也对,可以说对法国的艺术和设计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法国的思想,特别是法国的哲学在20世纪的后半叶对西方的贡献是比较大的。我要提三个人物,这三个人物是了解法国不得不提的,这三个人分别从非常哲学的、精神的侧面揭示了当代思想的可能性,这些在法国设计当中要提出来的。今天由于客人在这里,我就不多谈设计和思想或者和哲学的关系,我并不研究设计,设计是许平老师的专长,我有这种任务和机遇稍稍注意了设计和文化的背景。我可以预报,我现在和同度中心设计一个新浪潮,从60年代到法国的当代艺术,这个当代艺术抓什么要点,用什么主题,我和法方也在讨论,根据目前上海双年展已经把影像生存这个主题提出来了,我们把动态影像和静态影像的相互关系作为这个展览来到中国的主题和选择作品的标准,现在刚刚在筹划,实际上从上海双年展已经看到这个课题的紧迫性。美术学院的青年教师研究会前两天酝酿请我谈一个题目,我说谈图象形象的相关性,不仅我来谈,还有很多老师来谈。我觉得要关注时代文化的特征,可能会使我们获得创意动力的一个重要出发点。

许平:感谢范院长的发言,既是感受也是课题。提问越来越多,不可能都回答了,最后有一个问题请大家共同参与,刚才有一位同学说法国客人来的都用中国人讲你好,现在希望法国老师能教我们用法文怎么叫你好。谢谢。

 

最后更新时间: 2011-10-07    【 关闭窗口 】
首页  |  招贤纳士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网站版权所有 郑州清新工业设计有限公司 1998-2010 保留一切权利